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新十年伊始,新冠状病毒又现
Another Decade, Another Coronavirus


Stanley Perlman ... 呼吸系统疾病 • 2020.02.20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恢复期血浆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潜在效用 • 死亡的中度至危重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武汉COVID-19患者的心脏损伤 • COVID-19对中国医疗人员心理健康的影响 • 美国三个心脏领域学会联合声明:COVID-19患者应继续服用ACE抑制剂和ARB • ACE2是SARS-CoV-2进入细胞所需的受体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人畜共患型冠状病毒已经是几十年来第三次跨物种感染人类。最新暴发的病毒被暂时命名为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最早在中国武汉暴露于海鲜或生鲜市场的人群中检出。中国公共卫生、临床和科学界的迅速响应帮助我们认识这一临床疾病并初步了解感染的流行病学。最初的报道表明人际传播有限或不存在,但我们现在知道人际传播是存在的,但其程度尚不清楚。就像另外两种致病性人类呼吸道冠状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引起的暴发一样,2019-nCoV引起的呼吸道疾病通常为重度1。截至2020年1月24日,报告的病例已超过800例,死亡率为3%(https://promedmail.org/)。





作者信息

Stanley Perlman, M.D., Ph.D.
From the Department of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University of Iowa, Iowa City.

 

参考文献

1. Huang C, Wang Y, Li X,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Lancet, January 24, 2020.

2. Zhu N, Zhang D, Wang W, et al. 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 N Engl J Med 2020;382:727-733.

3. Zhou P, Yang X-L, Wang X-G, et al. 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2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 bioRxiv, January 23, 2020.

4. Hui DS, Azhar EI, Kim YJ, Memish ZA, Oh MD, Zumla A.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risk factors and determinants of primary, household, and nosocomial transmission. Lancet Infect Dis 2018;18:e217-e227.

5. Peiris JS, Guan Y, Yuen KY.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Nat Med 2004;10:Suppl:S88-S97.

6. Cheng PK, Wong DA, Tong LK, et al. Viral shedding patterns of coronavirus in patients with probabl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Lancet 2004;363:1699-1700.

7. Chinese SARS Molecular Epidemiology Consortium. Molecular evolution of the SARS coronaviru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SARS epidemic in China. Science 2004;303:1666-1669.

8. Forni D, Cagliani R, Clerici M, Sironi M. Molecular evolution of human coronavirus genomes. Trends Microbiol 2017;25:35-48.

9. Gu J, Gong E, Zhang B, et al. Multiple organ infection and the pathogenesis of SARS. J Exp Med 2005;202:415-424.

10. Sabir JS, Lam TT, Ahmed MM, et al. Co-circulation of three camel coronavirus species and recombination of MERS-CoVs in Saudi Arabia. Science 2016;351:81-84.

相关阅读
• DNA疫苗在猴体内产生对抗SARS-CoV-2感染的防护作用 • COVID-19的不同临床病程应归因于病毒还是宿主因素 • 推进RNA疫苗研发工作 • COVID-19与肾移植 • 中国武汉孕产妇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COVID-19大流行期间治疗的紧迫性——让我们随学随用 • 羟氯喹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 SARS-CoV-2的PCR检测法:对检测法进行检测 • 进入SARS-CoV-2抗体检测的时代:问题比答案还多 • 不为人知的代价——COVID-19全球大流行对其他疾病患者的影响 • 瑞德西韦同情用药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大流行时期的药物评估 • 托珠单抗有可能减轻COVID-19患者的“细胞因子风暴” • COVID-19的潜在并发症吉兰-巴雷综合征 • 如何快速发现抗病毒药 • 妊娠中期SARS-CoV-2感染 • 无症状传播是目前COVID-19控制策略的阿喀琉斯之踵 • 入院分娩女性的SARS-CoV-2普遍筛查 • 如何采集鼻咽拭子样本 • 一个专业养老院内的症状前SARS-CoV-2感染及传播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COVID-19的试验 • 液滴与气溶胶在传播SARS-CoV-2中的作用 • 通过激光散射观察讲话产生的口腔液滴 • 以疾病大流行的速度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 ST段抬高和COVID-19的关系:纽约病例系列 • 反复出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长期传播 • COVID-19的肝脏表现 • 洗手液成分对SARS-CoV-2的抗病毒效果 • 无形之手——全球大流行期间的医疗服务 • COVID-19患者的产科诊疗建议 • 恢复期血浆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 • COVID-19患者胰腺损伤的血清学证据 • 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ACE抑制剂和ARB用药 • COVID-19的胃肠道症状 • 症状出现前的SARS-CoV-2传播 • 法匹拉韦是否是对COVID-19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 • 恢复期血浆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潜在效用 • 死亡的中度至危重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 • 合并凝血异常和抗磷脂抗体的COVID-19病例 • 儿童感染SARS-CoV-2的情况 • 10周让疾病曲线归零 • 武汉COVID-19患者的心脏损伤 • COVID-19对中国医疗人员心理健康的影响 • 美国三个心脏领域学会联合声明:COVID-19患者应继续服用ACE抑制剂和ARB • ACE2是SARS-CoV-2进入细胞所需的受体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