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手机请竖屏浏览!

SARS-CoV-2感染患者上呼吸道标本中的病毒载量
SARS-CoV-2 Viral Load in Upper Respiratory Specimens of Infected Patients


呼吸系统疾病 • 2020.03.19
相关阅读
• 隔离对心理的影响:一篇定性“快速综述” • 2020年1月初在中国武汉儿童中检出的COVID-19 • 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 为疫情期间开展随机临床试验建立框架 • Covid-19疫情应对——在茫茫未知中前行 • 2019年从中国肺炎患者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 医学杂志与2019-nCoV暴发 • 中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评估其影响时的关键问题 • 新十年伊始,新冠状病毒又现 • 新型冠状病毒传入越南并发生人传人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中国台湾地区1例本地传播的SARS-CoV-2感染病例 • 一名泰国出租车司机的行程和新型冠状病毒 • 从中国武汉旅行归来者的SARS-CoV-2感染证据 • 阐明COVID-19流行病学需要开展的研究

致编辑: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疫情于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报道,并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可能会发展成发病率和死亡率较高的大流行。SARS-CoV-2在遗传上与SARS-CoV有亲缘关系。SARS-CoV在2002年至2003年期间在超过25个国家引起了一场全球性疫情,共有8,096例确诊病例1。通过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包括发现和隔离病例),SARS-CoV的流行被成功控制。SARS-CoV的传播主要发生在发病数日后2,发病早期呼吸道中只有少量病毒,病毒载量在症状出现后约10日后才达到峰值3。我们对中国广东珠海两组家庭聚集性病例中18例患者(9例男性和9例女性;中位年龄,59岁;范围,26~76)上呼吸道标本中的SARS-CoV-2病毒载量进行了监测,包括4例二代感染病例(其中1例无症状)(补充附录表S1,补充附录与本文全文可在NEJM.org获取)。始终无症状的患者是1例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因此接受了监测。共对72个鼻拭子(从中鼻甲和鼻咽采集样本)(图1A)和72个咽拭子(图1B)进行了分析;我们从各患者采集了1~9个连续样本。对所有患者均使用了聚酯纤维拭子。





作者信息

 

参考文献

1. Summary of probable SARS cases with onset of illness from 1 November 2002 to 31 July 2003.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4 (https://www.who.int/csr/sars/country/table2004_04_21/en/. opens in new tab).

2. Lipsitch M, Cohen T, Cooper B, et al. Transmission dynamics and control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cience 2003;300:1966-1970.

3. Peiris JSM, Chu CM, Cheng VCC, et al. Clinical progression and viral load in a community outbreak of coronavirus-associated SARS pneumonia: a prospective study. Lancet 2003;361:1767-1772.

4. Tsang TK, Cowling BJ, Fang VJ, et al. Influenza A virus shedding and infectivity in households. J Infect Dis 2015;212:1420-1428.

5. Rothe C, Schunk M, Sothmann P, et al. Transmission of 2019-nCoV infection from an asymptomatic contact in Germany. N Engl J Med 2020;382:970-971.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